连云港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医养生 >

完整版《候君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v

时间:2019-10-08 13:32:07

  关注微信公众号:《》精彩试读

  【第十章 恍然如梦】

  莫夕柔虽然活了下来,但却一直都在昏迷着,高烧反反复复。

  慕云景虽面上并未曾表露出什么,但每天下了朝之后,他都会第一时间来看看她,而每天晚上在哄莫夕云睡着了之后,怎么也无法入睡的他,也都会来莫夕柔这里,一呆就是天亮。

  太多的理由,慕云景也说不出来,他只知道,这段时间只有在莫夕柔的身边,他才能够安然入睡。

  莫夕柔从来都没想过自己还会醒过来,口干舌燥的饥渴,让她不舒服的皱了皱眉,蓦地,一杯水就递在了她的唇边。

  缓缓睁开眼睛,屋内烛光绰绰,隐约看见一个人影坐在自己的床榻边。

  模糊的看去,那个人好似慕云景,但是很快,莫夕柔就苦笑着再次闭上了眼睛,她想,自己也许真的是病糊涂了。

  那个肯对自己好,肯对自己笑,肯对自己发誓说一生只娶一人的人,不过是存在记忆深处的少年郎,哪里又会是现在的平阳侯呢?

  坐在床榻旁的慕云景,看着她那苍白的面颊上,显露出来的丝丝自嘲,下意识的柔和了几分口气:“伤口还是很疼么?”

  等把话说完,就连慕云景自己都诧异,自己这是怎么了?何时自己也会对这个让自己充满着厌烦的女人温柔细语了?

  “你……”

  听见声音的莫夕柔“唰”地睁开了眼睛,晶晶亮的双眸,有诧异,有茫然,更多的则是不敢置信。

  她那闪烁着种种思绪目光的眼,像是一根银针,扎了他的心尖一下。

  不由自主地,慕云景缓缓抬起了手,莫夕柔看着那骨节分明的大手,双眼渐渐朦胧了起来,仿佛看见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少年。

湖北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但是很快,莫夕柔就回神了,待目色清明,下意识的,她侧过了面颊,浑身不由自主地绷紧了起来。

  他,应该是想要打她吧?为了莫夕云。

  莫夕柔闪躲的样子,让慕云景回神,抬起的手臂僵持在了半空之中好一会,才慢慢攥成拳头的收了回来。

  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声音淡淡的:“你昏迷了数十天,高烧不退。”

  莫夕柔再次看向他,悸动的湿润了眼角,但害怕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的错觉,吞咽了几口喉咙间的酸涩,她艰难出声:“不知……侯爷来我这里,河南小儿癫痫病如何治疗有何贵干?”

  慕云景微微皱眉:“你昏迷之前说的那句诗,是从哪里知道的?”

  她淡漠的样子,让他很不舒服,但难得的,他却没有动怒。

  “诗?”

  莫夕柔先是一愣,随后就笑了,看着他的眼,渐渐变得向往,那堆积着万千思绪的眸子,仿佛要穿透他,看向谁。

  她的眼神,让慕云景觉得很熟悉,但这种熟悉却又那么的飘渺,想要抓,又抓不住。

  一瞬间,他心惊了,也有些害怕了。

  难道……

  当年那个女孩儿是她?

  “莫夕柔,当年你……”

  莫夕柔愣怔的看着慕云景,双手慢慢捏紧了被褥,他终于察觉到不对劲儿了吗?如果他要是真的问出口的话,她想,自己一定会告诉他的。

  然,就在这个时候,梅园的婢女敲响了房门,“侯爷,献夫人身体不适,在梅园哭了好些时候了。”

  莫夕柔瞬间回神,自嘲的笑了,是啊,她怎么就忘记了,在他和她之间,早已有了别人呢。

  回不去了。

  真的,回不去了……

  “侯爷还是去陪着献夫人吧,臣妾已无大碍。”她虽然自称臣妾,但那淡如水的声音,却没有任何的感情,就好像陌生人一般。

  慕云景的脸色渐渐难看:“本侯还轮不到你来左右。”

  莫夕柔咬了咬惨白的唇,艰难地起身,额头瞬间布满了汗珠,却倔强的不肯退缩,迈步下了床榻,弯曲了膝盖:“臣妾恭送西安哪里治疗小儿羊角风侯爷。”

  慕云景脸色阴郁,目光如火,咬牙切齿地瞪着她半晌,才佛袖离去。

  没过多时,有婢女在门外传话:“献夫人怀有身孕多有不便,侯爷吩咐你从明日起搬去梅园,伺候献夫人的起居饮食。”

  莫夕云她……怀了他的子嗣?!

  莫夕柔只觉得眼前阵阵晕眩,脚下一个趔趄,瘫坐在了冰凉的地面上,烛火映照在她那白如薄纸的面颊上,分不清楚是哭还是在笑。

  【第十一章 我要你死】

  从那日婢女传了话起,莫夕柔就被迫搬到了梅园。

  随着时间的推移,莫夕云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而莫夕柔脖颈和面颊上的伤口渐渐结痂,也终落成了两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姐姐心情不好?”

  临近年关,莫夕云在莫夕柔的陪伴下,在凉亭里散步,身后的湖面上冻着碎碎的冰碴,隐约可见里面湖水的挣扎。

  莫夕柔看着脚下的路,声音平淡:“不曾。”

  莫夕云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姐姐难道打算一直都这么和妹妹说话了不成?我知道,姐姐是在武汉那里有治癫痫病?介意我怀孕的事,可这种事儿妹妹我也是无意而为之,姐姐也知道,侯爷想我想的紧……”

  莫夕柔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那是献夫人的福气,献夫人珍惜便是。”

  其实,心,还是会疼的,毕竟那个和自己妹妹每日缠绵恩爱的男人,承载了她所有的爱情和眷恋。

  但其他的期望,她没有,也不敢再有。

  也许,从慕云景迎娶了莫夕云那一刻,她和他便已经走远了,只是曾经的她看不开也想不透罢了。

  现在,她是真的累了……

  “姐姐难道是在怪我?”莫夕云试探的问,她不相信莫夕柔会不疼不痛,会对慕云景完全不在意了。

  “献夫人还真是善忘。”

  莫夕柔抬起头,直视着这张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五官的脸蛋:“我的妹妹早在荒山时就冻死了。”

  “莫夕柔,你是在怨我吗?可你又凭什么怨我?!”

  一拳一拳像是打在棉花上的莫夕云,终于受不了的尖叫了起来,为什么这个女人无论如何的狼狈不堪,却总是一副清心寡欲高如一切的样子?凭什么这个女人现在不对她露出膜拜和羡慕的目光?!

  “莫夕柔,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我应得的,都是莫家欠我的!因为当初被弄丢的人是我不是你!!”

  原本同根生,但她却在三岁的时候被粗心的父母在庙会上弄丢了,虽然在她十二岁的时候被找到带回了莫府,但她这一路吃过的苦又有谁知道?!

  她永远都不会忘了,第一眼看见莫夕柔时候,自己那卑微和不堪的模样,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发誓,无论是什么,只要是属于莫夕柔的,她都会想尽办法的抢到自己手里!

  “莫夕云,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的名字。”

  莫夕柔静静地看着张狂的莫夕云,一字一顿,字字清晰:“莫家不曾欠你分毫,你玻璃般的自尊心亦和我没有半分关系,如今尘埃落定,慕云景对你疼爱备至,我只希望你好,因为在慕云景的心里,只有你好了,他才会好。”

  “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你以为我好,其实我一直都不好……”

  莫夕云大笑了起来,狰狞且悲凉:“莫夕柔,想让我好,除非你死!!”她说着,猛地伸手推向了莫夕柔。

  莫夕柔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已朝着湖面坠了去……

  莫夕云正得意,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莫夕柔的袖子缠绕在了一起,随着莫夕柔身体的下坠,她则是也跟着翻下了凉亭。

  “噗通!噗通!”随着两声重响,湖面上的碎冰被砸穿。

  “救命——救命——!!”

  身后,是莫夕云一声接着一声的求救声,莫夕柔想要转身去抓住莫夕云的手,但刺骨的湖水却瞬间将她的四肢冻僵,大脑中的识渐渐被汹涌而来的水淹没,只剩下一片空白。

  模糊之中,莫夕柔好似看见有一个人影跳进了湖中,然后迅速朝着自己的方向游来,那个人五官俊朗,黑发高束,像极了慕云景……

  未完待续……

  如果想看这本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928,就可以在线全文阅读这本小说了

------分隔线----------------------------